木木品人生
当前位置:首页 - 雾霾 >

财经记者访谈录2018⑫|纪睿坤:心之所系,求索其中

2019-08-16来源:中信网


山大南路27号》

创办人、总编辑:周树雨

投稿邮箱:shuyu365@163.com



人物简介

纪睿坤,中国政法大学新闻本科,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硕士。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后转型金融,现在北京某外资银行投行部工作。


财经记者访谈录2018

兴趣与选择


山大南路27号:您大学时在中国政法大学学习新闻专业,为什么没有在同是热门的政法新闻领域发展?那时就对经济这方面感兴趣吗?这是您最初的打算吗?


纪睿坤

报考中国政法大学的新闻专业是跟父母互相妥协的结果。我个人对经济比较感兴趣,父母觉得经济偏虚,应该学一个比较硬的本领,双向的妥协之下就去政法大学。为什么没在政法新闻这个领域发展,一是因为兴趣驱动;二是我个人认知里觉得记者的好奇心、探究性及司法系统需要的独立、客观、公正,在有些时候存在一定的伦理冲突。


有些案件,媒体报道之后影响力比较大,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案子的审判结果。这种个案可能本来量刑应该是死刑,结果媒体报了之后公众非常同情,这个同情舆论会给司法机构压力,进而导致法官判决上有一些主观倾向。站在一个从政法大学毕业有法学背景的学子的角度来讲,我坚持认为法律或者司法应该是相对较独立的,媒体不应该去充当一个干涉者的角色。


山大南路27号:您是说媒介审判吗?


纪睿坤

是的,很多司法类的媒体报道会存在媒介审判的问题,这其实是这个领域的从业人员特别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山大南路27号:一般认知里,政法学院的新闻专业学生可能会有更多法律常识。政法大学新闻学院的新闻教育会有专门的法律相关的课程和实践设置吗?


纪睿坤

是的,政法大学有明显的法学优势,可以让非法学专业的同学去选修法律相关的课程,还可以通过双学位——即在本科阶段同时完成新闻和法学两个专业的学习,去弥补你的法学基础知识(不足)的问题。同时、政法大学作为一所政法类专业为主的特色院校,有着非常明显的法律人的风骨。对于学校里的每一位同学来讲,如果你身边大部分的人,都在看法律,讨论案情,会对你产生影响。司法公正公平、法律公平正义,你会自然而然地受到基本的法律精神的熏陶。作为该校的一名毕业生,自然而然会受到这种文化和风骨的熏陶。


山大南路27号:您为什么将第一份工作选在了《21世纪经济报道》?


纪睿坤:   

在我们那个年龄,或者说2008年-2012年期间,以《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为代表的整个“南方系”是非常受市场尊重的。《21世纪经济报道》定位打造一个中国的《华尔街日报》,对于新闻专业类的同学来说,南方系是市场领域殿堂级媒体的代表,备受追捧。当然还有另外一方面原因,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市场化媒体的引领者,很大一方面是当时工资薪酬体系远远领先于市场。所以,选择是有理想的层面,也有非常现实或者说庸俗的考量。


山大南路27号:那您的同学后来选择传媒行业的多吗?有没有比较令您印象深刻?


纪睿坤

目前来看应该并不多,我自己也从传媒行业离开,我当时是大四的时候就被《21世纪经济报道》录取,也是那一年唯一一个去全国财经类的报纸做深度财经报道的同学。


记者生涯

山大南路27号:就业一直是大多数大学生的困扰,您是如何在毕业前被报社选用并成为一名财经记者的呢?《21世纪经济报道》这类财经媒体在招聘时有何特殊要求吗?


纪睿坤

本科的学习期间并没有太多财经知识体系的积累,但工作中,你的采访对象可能是企业高管、政府的领导等,没有基础知识储备,你很难和对方有对话的能力。


最初实习前期,的确也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说对很多专业性的东西不是特别了解,问题设置不是很好,甚至当我问完获得回复后,也不是完全理解采访对象表达的东西,无法延展。那怎么去解决这样一个短板问题呢?我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经验是多实践,多看多写。当时我基本保持每天一篇的写稿频率,在大三的下学期我基本上就可以独立撰稿,作为《21世纪经济报道》的特约记者发表稿件。如果选择财经报道领域,学习新闻的同学可能没有太大优势。反而法学、数学、计算机、金融等其他专业类的学生会有优势得多。


不过也没关系,大学尤其是本科阶段其实是一个通才教育,它不是教给你某一项工作技能,而是给你一个平台,让你在这个平台上面去看更大的世界,去接触更优秀的同学和同龄人,然后去学习怎么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在大学阶段,如果能想好“以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就可以了。工作技能是可以通过时间和努力来逐步实现的。


山大南路27号:您在做记者时期的日常工作大概是怎样的呢?一篇财经新闻,从选题,到最终成稿,大致要经历怎样一个过程呢?在您报道的领域,为了报道出新,部门有哪些保障措施?


纪睿坤

刚开始,你不知道什么样的新闻有价值、值得跟进和报道,会有一个编辑或记者老师给你指导,给你一个新闻线索,然后你基于此去学习,搜集资料、采访等等。


至于一天的工作,早晨选题,然后学习,然后去找素材,列问题采访,然后根据掌握的所有的信息形成稿件。这是最初的整体的工作步骤。等到后期,我关注地产比较多了,对这个行业和这个领域的专家、企业家们都非常熟悉。当你是这个行业里面的一份子,你特别清楚大家会对哪里比较关注、哪些地方是有价值的。到了这一步,你自己就有把控住选题的能力了。剩下的步骤,其实也是一样的。但是跟前期相比的话就更轻车熟路,因为你已经具备了找新闻线索的能力,原来你觉得非常难采访的人到后期都会变成你的好朋友,可以随时电话沟通。


原来你完全不懂,需要半天、一天去查资料的行业现状,经过几年的积累下来,你觉得都很明白。选题的情况,宏观或微观上的一些东西,包括成稿的思路上面也有了固定体系。从确定选题到最后成文可能一两个小时就完成了,很快的。


山大南路27号:您提到一些非常难采访的人后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编部门是如何进行业务对接的呢?


纪睿坤

记者跟采访对象刚开始可能只是简单的采访与被采访的工作关系,后面就会有一些个体的联动。工作关系的建立,需要你个人本身的专业度,也和你背后的媒体平台相关,因为采访对象会考虑,采访他的内容会发在什么样的媒体平台上。这是基本前提。从你个人角度上来说,你要具备基础的素质,让你能够跟采访对象去对话,能问出让他觉得比较有价值的东西,能写出让他觉得比较符合他期待、甚至说超出他期待的稿子。如果你基本的工作能力得到采访对象认可,后续其实就可以有一些其他的延展了,你们就会有更多的联动。


媒体的外延很宽,接触的信息和人比较多,除了报道本身,个体的价值还体现在接触更多、更新的有价值的资讯,和接触某个领域各个链条不同的人,可以完成一些需求匹配。有一些比较投缘的,兴趣爱好相近,就会成为朋友。个人价值越大,联动也会越多。对于21世纪经济报道来说,记者是一个核心生命力,记者在前线打拼,后台的编辑、校对、排版、领导做充分的配合等,更像一个大的补给站。


山大南路27号:在您采访过程中,有没有令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纪睿坤

印象比较深的事情很多,比如说两会期间帮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写两会提案,比较全面地了解代表委员参政议政的整个过程,后期监管层面,有一些政策的公开征求意见,媒体也会是征求意见的对象之一,被监管单位叫过去征取对于某个文件修改的相关意见等,这些都让我印象深刻,觉得有所价值。媒体是一个点,你可以借这个点遇见很多让你觉得新鲜和不同的事物,然后有所成长和学习。


山大南路27号:看您的报道中,对于地产,特别是北京周边的地产讯息占了很大篇幅。您当时为什么选择这一领域作为报道重点呢,仅仅是因为兴趣吗?


纪睿坤

如果说从我整个报道周期上来看,并没有把北京周边地产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可能你们看的是2015、2016这两年的报道,地产整个的选题方向,其实是根据这个行业的热点(变化的),主要是和新的、被大家普遍关注的事情的方向是相关的。那个时候中央首度提到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北京行政副中心,是当时的一个热点,有一定的特殊背景在。


山大南路27号:您和《21世纪经济报道》,是如何去紧跟这样的热点呢?政策调整和市场变动情况是如何做到及时报道呢?


纪睿坤

当你持续关注一个领域,成为这个领域一员的时候,这些都不是问题,打一个非常简单的比方吧,比如说你作为山东大学新闻系的同学。你和你们新闻系的老师与同学生活在一个圈子里,你们有共同的朋友圈,会一起去参加活动一起去上课一起吃饭,那可能对于你们学院的很多情况,你也会同步了解。只要你有兴趣或者有工作需要的话,可能针对某一个细节,你也会去探究。所以说当你成为这个行业的一部分之后,你会发现,这些都不是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以及“南方系”,应该是给记者权限和自由度很大的地方。比如说不用坐班,记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确定报道主题,成为选题和内容的主导者。那你成为主导者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呢,就是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及好奇心去确定你想要报道的内容,整个工作期间是非常有激情的,因为你的工作内容就是根据你的兴趣而定的,这也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让我印象深刻,爱之深切的重要原因之一。


纪睿坤生活照


转战金融

山大南路27号:既然爱之深切,您后来为什么又会转行到金融领域呢?


纪睿坤

两个层面的原因,第一是兴趣和好奇心,工作越久越觉得,你不甘心只作为一个记录者和旁观者,更希望自己也是一个参与者,可以在这个链条里面有所参与,有所价值,更加深入地去了解这个行业和自己的报道领域;第二个原因是个人成长要求,财经深度的报道补足了你的知识储备,锻炼了与专业人士对话的能力,但这是一个非常浅层次的方面,你不是这个链条里面的人,没有办法真真正正地去理解这个链条里面的很多东西。


山大南路27号:转型会是一名记者的必然之路吗?


纪睿坤

我觉得也不是,财经的记者可能会更多地考虑转型,一方面是经常接触机构和企业,相比之下有更多的转型机会;另一方面财经记者本身对报道领域专业和好奇心的要求,也希望自己能完成转型。


当然这不代表转型会是一个记者的必然之路,也有很多媒体人在自己的报道领域持续去做。其实转型是一个非常辛苦和有挑战的事情。毕竟你从一个行业完全转到另一个领域,之前积累不一定完全能够支撑你完成转型。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我本身是一个比较有好奇心也不是特别怕吃苦的人,所以我会考虑往这个方向走。


山大南路27号:可以分享一下您目前在金融领域的具体工作吗?


纪睿坤

我现在是在一家外资银行投资银行部,银团(贷款)是目前主要的业务方向。


山大南路27号:以前作为财经记者,您可能更多的是以一种旁观者的身份看待经济领域,现在投身业内,成为参与者,转型之初,您能很快适应新角色吗?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呢?


纪睿坤

其实我的转型难度会更大一点。相对小一点的是什么呢,我做地产新闻比较多嘛,那我往房企房地产开发商,或者是金融机构里面那种地产的部门(转型),这样的转型可能会更方便一点。


跨度大的确是我在转型期间会感觉比较辛苦的地方。遇到最大的困难,其实和我第一份工作刚开始的感觉是一样的,就是一个从零到一的认知积累,目前我应该算是解决了学习的问题,媒体从业经验会教给你一种学习的方式跟方法。然后你拿着这个方式方法,在一个新的领域里面工作的时候,可以实现快速学习,当你在快速学习之后,你会发现媒体从业的人会有那么一点优势。这个优势是什么呢——就是具有更宏观的视野和比较好的总结和思考能力吧。


山大南路27号:不管是做财经记者,还是投身金融行业,都需要有敏锐的洞察力,您是如何去提升自己在经济方面的洞察力的呢?


纪睿坤

这涉及一个思维模式的问题,打个比方,一个机构的董事长或总经理与一个部门的职员,思维模式是有很大区别的,董事长可能会站在更宏观,或者说行业更高的一个角度去思考,职员可能倾向于关注自己具体做的相关工作。


确保洞察力需要两块,第一,要有持续的学习能力,任何一个财经领域都不会永远是一成不变的,伴随着行业的变化、新政的出台、技术的更新等等,这就要求你对于这个行业的关注与学习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不是说到今天为止,知识储备就足够了,不需要学习了,实际上,作为一个市场从业人员,你需要不断去充实、更新迭代自己所学的知识,不断地去思考、累积你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持续的学习能力保证你对行业的基础知识储备,剩下的洞察力保证则体现在好奇心和兴趣上。这两点是相辅相成的。


山大南路27号:您在专栏里写到自己跨界金融与地产,您又是如何看待二者的联系呢?


纪睿坤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


第一,地产行业怎么看金融,中国的不动产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钱,因为不动产是固定的,不流动的,一栋楼在那里,它就是不动的,而弥补这个最大短板的核心就是解决钱的问题。早年城镇化速度比较快的时候,解决钱的核心是依靠销售回款,但现在供需逆转了,金融会转而向上更为重要。所以未来金融会是地产行业里面最核心、有价值的部分。那从金融行业怎么去看地产呢?回答这个问题可能要从更宏观的角度上去看。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过去四十年,中国创造了一个令全球瞩目的发展成绩。这样的发展成绩和很多因素都分不开,包括对外开放政策,一直比较低的各种要素的成本,资金、土地、劳动力等等。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发展模式,即投资驱动模式,而投资驱动和地产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从金融领域来看,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规模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领先的,比整个欧盟银行业的资产规模都要大。如果穿透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规模去看,金融体系里面配置的资产大多和地产相关。包括房企的授信、不动产抵押贷款、个人住房政策等,政府或者企业的大部分负债都体现在以土地和不动产作为增信的链接。


所以,我觉得有金融与地产双领域的积累是一件非常走运的事情。首先从金融领域来看,地产是一个大头;从地产领域来看,金融也是命脉,有这两个领域的结合与跨界的话,可能能够更出色一些,更有想象空间。



(本文来自木木品人生整合文章: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nline-cash-loans.com ©2017 木木品人生

木木品人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